❄️💤

懒成一滩

古剑回归,我想你了,师兄。

桃花煮酒少年郎
(越苏)
最初的执念,一眼万年。
我见着如娥山色,如颊花光,心尖最美还是你回眸的瞬间。—陵越

屠苏,
我在玄古阁,对着明月,想和你聊天。
你会笑我痴,笑我狂吗?
企图和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聊天?
我不痴,亦不狂。
屠苏,我想喝酒,想喝你亲手埋的桃花酿。天地间,只有它能让我醉倒,忘却世俗,超脱万物。我喝它上了瘾,我能在桃花酿澄澈的银光中看到你。
一时喜极而泣,不管真真假假,我将你拉入怀中,吻上你艳红的嘴角。果真甜似蜜,醉人如酒酿。
我想着,当初怎么没有好好抱抱你,亲亲你?这样做,可解我此时相思之苦吗?
我醉了,在这儿痴人说梦…
屠苏,他们说你魂散了,说你只能徘徊于六道之外。此等言辞,可笑不可笑!
你只是贪玩了,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对不对?
三年之约,无休无止。你可不要让师兄等太久啊。
莫怕,回家吧。师兄在这儿等你,师兄会抱抱你,亲亲你,会给你做甜心糕,买糖葫芦。
回来!好不好…
…………
那晚,陵越醉了。
他喝着桃花酿,等着少年郎。
反正天色一亮,他又是无坚不摧的天墉掌门。那这一晚就完完全全属于陵越吧。
他知否?月色蒙蒙,虫声唧唧时,合欢树下有一红衣少年缓缓走来。他眉间朱砂,如霞似火。
他轻轻吻上陵越的薄唇,抚干陵越的泪痕。他说着:“师兄,屠苏回来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3)